🔥香港六和彩1080报码_腾讯财经

2019-08-09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09 08:12:19

-|酸菜汤很好喝,非常开胃,几个人“呼啦、呼啦”地喝着,因为热,喝汤的声音特别大。-|一年也难得见到几次荤腥,孩子们见到肉,就像是馋猫见到鱼,大口大口地吃着,狼吞虎咽。-|-狗蛋哥的酒量也不差,喝不过老马,也能喝一斤。-|-接下来,还要洗下货,还要灌血肠,还要准备晚上的杀猪菜。-|-待客必须实诚,要做许多菜,不能不够吃。-|-  老张热情地让年纪最大的老马哥坐到炕桌的里面,挨着窗户,那是主客位。-|-为了不让猪血凝固,老张手里拿着一截棒子杆,轻轻地搅动着盆子。-|-”  趁着几个人拾掇着猪下货,灌着血肠,老张赶忙拿刀割了一块后腿肉,带着厚厚的皮,足有四五斤,又在肋扇部位有膘子的地方,拉了一大块。|-老张拿来一根门杠,从捆绑着的猪的前后腿中间插进去,和老马两个人,把猪抬上了旁边的炕桌。|-老张说:“我再去做个酸菜汤,又清口,又解渴,还暖和。|-

-||-自己的年龄并不大,才四十来岁,身强力壮的,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。-||-“大晚上的,谁呀?”老张下了炕,打开门,走进来一个人。-||-  杨掌柜家的百货店,在堡子的中间,不远。-||-老马麻利地用两根早已准备好的细麻绳,将猪的两只前腿和两只后腿分别捆住,大家伙就松开了手。-||-

-||-”  趁着几个人拾掇着猪下货,灌着血肠,老张赶忙拿刀割了一块后腿肉,带着厚厚的皮,足有四五斤,又在肋扇部位有膘子的地方,拉了一大块。-||-

-||-这不,前几天老李家还托人问了小东的生辰八字,说是找个先生算一算,看看合不合。-|-老张用一只大黑瓷盆,将腿骨肉、肋扇肉、血肠、粉条和蘑菇,盛了满满的一大盆,放在炕西头的炕沿边,又馏了一簸箩白面馒头,然后就招呼孩子们围拢过去。-|-一年也难得见到几次荤腥,孩子们见到肉,就像是馋猫见到鱼,大口大口地吃着,狼吞虎咽。-|-”  “已经说了,就是还没有定,是村西老李家的大闺女,叫英子。-|-酸菜汤很好喝,非常开胃,几个人“呼啦、呼啦”地喝着,因为热,喝汤的声音特别大。-|-

-|还有狗蛋哥和姐夫,尽量地往里靠,里面暖和,老张和几个女人坐在炕沿边。|-

-||-他又从房下的椽子上,拽下几只干辣椒,再去盛肉的盆子里捞了一块肉,在案板上把酸菜切碎,把猪肉切片。-||-  老张来到东厢房,从酸菜缸里捞出了一颗酸白菜,小一些的,攥攥水。-||-在这堡子里,所有的大老爷们,差不多都能喝个一斤、八两的,村南头的大嘎家,三十出头的年纪,一顿就能喝二斤,还不耽误下地干活,是堡子里最有名的。-||-这会儿,那头猪,忽然见到了这许多人,感受到了威胁,好像有一些紧张。-||-

-||-过了一袋烟的功夫,那猪的血,便流净了,也不挣扎了,渐渐地没有了声音,不动了。-||-

-||-  杀年猪,必须是有经验之人,要直接插进猪的心脏,才能一刀致命,否则死不了,那猪会死命地挣扎,还得重新捅刀,特别危险不说,那猪也受罪。-|-待客必须实诚,要做许多菜,不能不够吃。-|-大锅里的水已经开了。-|-”老张回答道,“大秋的时候,我托杨媒婆去问的话,介绍了咱家的情况,老李家还算满意。-|-杀年猪,加上拾掇下货和灌血肠,大家忙活了多半天。-|-

-|还有狗蛋哥和姐夫,尽量地往里靠,里面暖和,老张和几个女人坐在炕沿边。|-

-||-  忙活了大半天,不饿是假的,大伙净挑肥的肉夹,都不喜欢吃瘦肉。-||-狗蛋哥的酒量也不差,喝不过老马,也能喝一斤。-||-几个人围上去,摁着猪,以不让它挣扎。-||-肥肉油水大,抗饿,而且特别香。-||-

-||-还说,光绪爷知道后,已经宣布中立了,划了咱们辽东这边为老毛子和日本鬼子的交战区,让他们在咱们这儿打呢!”  老马一听,“腾”地从炕上站了起来,急慌慌地说:“情况不好,大伙儿还是赶紧散了吧!”  大伙的酒劲,一下子就没了,好像大祸就要临头,赶紧就散了。-||-

-||-  老张赶快接过话头:“他姑,大过年的,咱就不提过去的事了。-|-然后沿着猪的后脊的中部,把猪分割成两扇,再卸下猪的前后腿,就光剩下猪的肋扇了。-|-  东北的冬天,没有青菜,老张从酸菜缸里捞出了两颗酸白菜,攥攥水,又从一个柳条筐子里拿出了一大把宽粉条,还有一些在夏秋季节到东山林子里采摘的蘑菇。-|-肥肉油水大,抗饿,而且特别香。-|-不要紧,明儿都没事,黑灯瞎火的,回到家,也就是唠嗑和睡觉,没什么营生可干。-|-

-|那猪躺在地上,站不起来,不舒服地一个劲地哼哼着,也老实了。|-

-||-一个堡子的,又是邻居,老马也不客气,大口大口地喝着,大口大口地吃着。-||-那猪,声嘶裂肺地嚎叫着,胡乱地蹬着腿,挣扎着。-||-  大家继续喝着酒,渐渐地,就有人喝得有些高了。-||-扒出来的内脏,在呼呼地冒着热气,弥散开来,发出一股难闻的气味。-||-

-||-一天两顿饭,晚晌一块吃就行。-||-

-||-这是老马的拿手好戏,他有专用的杀猪刀,贼快,三下五除二,一只整猪,才半个多时辰,就大卸八块了。-|-”  姐夫夸张地摆着手,已经不大利索,嘴里咕哝道:“没、没事,没、没事,我没、没喝多,还早呢。-|-老张用一只大黑瓷盆,将腿骨肉、肋扇肉、血肠、粉条和蘑菇,盛了满满的一大盆,放在炕西头的炕沿边,又馏了一簸箩白面馒头,然后就招呼孩子们围拢过去。-|-那猪感觉受到了侵犯,又开始大声嘶叫起来,想要挣脱捆着的绳子,几乎就要从炕桌上滚下来。-|-  大冬天的,没有别的作料,要是有点葱姜,再有点青蒜,就更好了,但是没有。-|-

-|而晚上的杀猪菜,才是今天杀完年猪以后的收尾节目。|-

-||-尤其是老张的姐夫,因为酒量不行,半斤酒之后,已经醉眼惺忪,眼皮也抬不起来了,嘴里咕咕哝哝的,到底说得是什么,别人也听不明白,已经有些絮叨起来。-||-听了父亲的话,小东赶快进到屋子里,从炕厨子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块光绪银元,然后提着一个栓着绳子的酒坛子,就急匆匆地出了门。-||-  一刀子进去,那猪更加痛苦地嚎叫起来,拔出刀来,那血,便从猪的下胸处狂喷而出。-||-孩子们不喝酒,三下五除二,吃饱了以后就各自回家了,盆子也空了出来。-||-

-||-为了不让猪血凝固,老张手里拿着一截棒子杆,轻轻地搅动着盆子。-||-

-||-在这堡子里,所有的大老爷们,差不多都能喝个一斤、八两的,村南头的大嘎家,三十出头的年纪,一顿就能喝二斤,还不耽误下地干活,是堡子里最有名的。-|-  清除干净猪的外表以后,接下来就是开膛破肚,扒出猪的内脏,盛在一个大木盆里。-|-猪血不能浪费,还要灌血肠。-|-他虽然种着地,但是有手艺,兼做木匠,还会杀猪,东家走西家串的,见多识广,酒场也多。-|-  两两酒下肚,一个个憨厚的脸上就开始红彤彤的了,话也开始多起来。-|-

-|看看天已经黑下来了,老张赶快点燃了那只陶制的油灯,搁在炕橱子上面。|-

-||-大人们还没有动筷子呢,几个孩子就不管不顾地狼吞虎咽起来。-||-他瞅了瞅大门外,好像是又飘起了雪花,不大。-||-还有狗蛋哥和姐夫,尽量地往里靠,里面暖和,老张和几个女人坐在炕沿边。-||-一个人过日子太苦了,冷冷清清的,白天还好,忙忙活活,一到了晚上,就是一个人,翻来覆去的,睡不着,难熬!没有女人的家,不像个家,没有女人的男人,不是人过的日子,光棍苦啊!  老张打了一个激灵,哦,走神了。-||-

-||-”  “已经说了,就是还没有定,是村西老李家的大闺女,叫英子。-||-

-||-看看天已经黑下来了,老张赶快点燃了那只陶制的油灯,搁在炕橱子上面。-|-老马哥酒量最大,喝一斤没有一点问题。-|-在这堡子里,所有的大老爷们,差不多都能喝个一斤、八两的,村南头的大嘎家,三十出头的年纪,一顿就能喝二斤,还不耽误下地干活,是堡子里最有名的。-|-  在这大冬天里,屋外下着雪,贼冷贼冷的,没有一个人走动,人们都窝在屋子里,而在这过年的氛围里,坐在这烫得屁股蛮舒服的火炕上,暖暖和和,杀了年猪,吃着杀猪菜,有亲戚,有邻居,还有孩子们,一块喝着酒,唠着嗑,热热闹闹,这是一种什么感觉,是什么人过的日子,简直就是大财主过的日子,痛快!  想到这一些,老张心里美滋滋的,有着说不出的满足。-|-狗蛋哥的酒量也不差,喝不过老马,也能喝一斤。-|-

-|老马拿着一把长长的单刃刀,足有一尺长,在猪脖子的下方比划着,找着位置,又让老张拿来一根细木棒,捅在猪的嘴里,以免猪在垂死挣扎的时候暴起伤人。|-